飞机群组(www.Telegram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飞机群组内容包括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首页快讯正文

usdt/TRC20:爸爸的装修:父辈一代的县城审美

admin2022-05-138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孤独图书馆(ID:aranya_library),作者:谢丁(自由撰稿人),头图来源:作者拍摄


我爸爸一‘yi’生都执迷于自己的审美,他相信我家始终走在时代风貌的前列,尤其是在小镇和县城里,我父《fu》母的朋友都认为我家是豪华的代名词。多(duo)年后有次我去西安,听到一个人形容他朋友家的装修,用了一个词:“金碧辉煌”。我立即想起我爸,他几乎用了一辈子在追逐这个词。


我【wo】爸出生在一个距离长江几十公里的山村,据他说家里屋顶是破的,只要下大雨,瓦片就往下掉。他的大哥,也就是我从未见过面的大伯,就是被村里的大水冲走的。


他还说,家里穷得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他初中没毕业就参了军,部队改变了他一生(但没有改变他的审美)。我出生的时候,他还在河南的部队待了一年,一直做到连长。他应该是1978年退伍的,后来回到乡 *** 当了干部。


我不记得是哪一年,应该是在我出生前,村里山洪暴发,山上滚下来一块巨石,刚好砸到了那个破败的老房子,砸到了我爷爷奶奶的床上,砸在了我爷爷的下半身,他当场去世,但我奶奶活了下来。我后来觉得,房子这事对我『wo』爸很重要,也许跟这个有点关系。 


我出生在小镇唯一一所小学的教职工宿舍。我妈是语文老师和班主任,因此有一(yi)个独立的房间。我对那个屋子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厕所很远,是学校的公共厕所,而这个厕所又在学校 xiao[背后的山上。我妈后来说,家里很简陋。


到了小学三年级,我爸升了官,从乡里升到了 liao[区里,在区‘qu’ *** 继续做干部。我们得到了两间屋子,我住外屋,床就在窗户底下,半夜总觉得玻璃上有张人脸。他们住里屋,有一台9寸的黑白电视(豪华)


屋外有一块空地,我爸养了很多花,每天花大量时间松土和浇水,多年后我在电视上看到各种退休老人都喜欢养花,他们总让我想起我爸在盆栽之间来回移动的样子,这种对植物的爱好和审美,也许是一种领导风范。


类似的爱好还(huan)包括一座假山。只不过我爸的假山座落在一个红色的大脚盆,盆里还养了几只蚌。我那时每天放学回家都先去扳一下蚌,希望能翻出珍珠来。后来他开始养鸽子,制作了四五个大笼子,笼子里还有小屋,横着木棍,到处都洒着玉米粒和谷子。鸽子的「de」声音【yin】是从喉咙里开始的《de》,像几百个人同时在小声嘀咕。


几年后,当我们再次搬家去县城时,我爸找了一辆卡车运送这些鸽子。卡车盘山而下,半路上一颠簸,笼门全都抖开了,我爸说,等他反应过来,鸽子已经飞得一干二净,而他还以为那是山背后飞来的一群大鸟。


区里的这个 *** 大院,我们也叫区公所,整个大院只有一个厕所,你得穿过几条逼仄的巷子,沿着墙根走到非常偏远的角落,一『yi』路阴风阵阵的。有天夜里我爸从厕所回来,路上踩到了一条蛇,他说脚下一软,腿肚子一阵刺痛。那是条毒蛇,他的小腿肿了三个月,包扎着各种草药,他一瘸一拐地去给植物浇水,给鸽子喂玉米,浑身都是草药味。


也是在那套房子里,我妈有一天突然眼前一黑,瞎了。为了方便,她只(zhi)好住在【zai】外屋我那张床上,镇上的医生全都不知道怎么办,最后我爸找来了一个算命的,说是走江湖的,不知道用了什么药,我妈躺了三个月,竟然逐渐恢复了视力。


还是那套房子里,我有次突发高烧,始终降不下温,我爸在小饭馆跟同事聊到我的病,隔壁一个吃饭的人听见了,走过来对我爸说,你家小孩碰到事了,但他有办法。他让我爸去农村找一个年轻人,从他身上捉几只跳蚤,拿来烧成灰,洒在一碗水里,给我灌下去。我妈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退了烧。


这些都是那套房子给我留下的最深记忆。那是八十年代末期,随【sui】后我们搬到了县城,我爸离开了『liao』 *** ,去了一家垄断企业。我们在县城的那套房子在当时真是有点金碧辉煌。


现在来看,我们在县城『cheng』的那套房子属于一栋危楼,搬进去的第一天我就觉得这栋楼要垮这栋六层小楼是本地人的自建房,没有一个线条是直的,楼道狭窄,越往上爬越觉得倾斜「xie」,好像爬向了地面。摇摇欲坠了三十几年,我最近一次回到那里,发现它居然还在,我爸违章搭建的那个木质小阳台也还在,几乎是这个小城的历史建筑了。


在那【na】套宽敞的房子里,我父母开始了他们人生中第一次装修。这个工程是如此复杂,在当时几乎没什么经验可循,连装修这个词都是新鲜的。他们决定一间一间来,于是所有家具在各个屋子来回挪移,而他们自己白天在(zai)厨房做饭,晚上依然住在挤满了家具的卧室。我那时正读初中,开始住校生活,每个周末回家时都会遇到一个全新的房间。


我还记得第一次踏入独属于我的房间,地板砖冰冷,墙面凹凸不平,因为他们用了一种名叫多彩的涂料,摸上去仿佛野外岩石一般刺手。阳台被打通,包了一层厚厚的木“mu”框,窗户是茶色的,窗帘是深红色,红到快要 yao[变成黑了,像往常一样,我爸已经拉上了窗帘,屋里漆黑一片。


当天晚上我几乎整夜没睡,因为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我用手抠着墙上的涂料,张开大嘴呼吸,仿佛沉入水下,如今回头看,难以想象我父母在充满了甲醛的房子里生活了那么久,而我们所有人都毫无感觉。


那次装修展现了我父母统一的审美,在任何细节上都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比如在卧室打造了一个中国园林式的月洞门,门上挂着粉红色的珠帘,也许是从西游记或红楼梦的电视剧里得来的灵感。但整体而言,那是一套舒适的房子,因为大多数家具都是他们年轻时结婚购买的,保留了一种苏式复古的办公室风格。


我意识到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爸爱上了打扫卫《wei》生,日复一日的用拖把擦地,因为地板是白色的,而他忍受不了一丁点黑色的颗粒。


全部完工是在夏天。那年暑假的一天夜里,我被一种撞击的声音惊醒,仿佛有人在隔壁捶墙。我打开灯,看见一只巨大的飞蛾从空中掠过,它几乎是求死一样撞向天花板,我被它的尺度吓到了,从没见过那么大的蛾子,翅膀像我的手掌那么大。我在阳台找到晾衣杆,试图去触碰,或者只是仅仅想把它赶向窗外。


这时我爸过来了,他站在窗边盯着这只飞蛾,沉默地盯了很久,然后他对我说,别动,这是你奶奶。我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爸仿佛没听见似的,他说她只是来看看你。他关了灯,然后我们站在黑暗中一声不吭,听见空气里传来‘lai’沉闷的碰击〖ji〗,大约半个小时后,“我奶奶”飞走了《liao》。第二天我爸就托人去老家的坟前烧了一堆纸。


我们在这套房子住了快十八年。我升高中,考大学,随后去外地读书,毕业后偶尔才回来。随着三峡水位的上升,新的县城建起来了,人们开始往新城移动。2007年我爸妈卖了这套房子,在新建的长江大桥附近买了一套公寓。


那年我给我爸买了一个佳能的小数码相机,春节期间他们跟着我旅行『xing』,他的相机记录了一些看起来毫无意义的场景,比如旅馆里的一张床,街头的一棵树,更多是模糊不清的车窗即景。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我回了一趟(tang)县城〖cheng〗,那是我第一次住进他们的新家。我爸得意的带我参观了所有房间,仔细解【jie】说每一样家具和功能,我一边走一边附和,惊讶于看到的每一个细节——居然真的有人会买这样的家具,这样的颜色。


几年 nian[后我们搬到了重庆。我爸在重庆的第二套房子实现了他的终极审美,全套金碧辉煌的欧式风格。我听说老年人喜欢待在阴暗的屋子,我爸喜欢拉 la[窗帘,我妈怕晒太阳,因此那套欧式公寓终日黯淡无光。但这是我的看法,我常看见我爸坐在镶满纽扣的棕色皮沙发上,心满意足地看着这间屋子,你会好奇他们这辈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就在上个月,我在一个文件夹里翻到了我爸的数码相机留存的照片,其中就包括下面这些图片,那是他刚刚搬到县城那套新房子拍下的。我简直可以想象出他拍摄时的心情,由于自豪而希望所有物件永远流传,所有生活变成永恒。




,

ERC20-usdt/TRC20-usdt互换www.u2u.it)是最高效的ERC2换TRC20,TRC20换ERC20的「de」平台.ERC2 USDT换TRC20 USDT,TRC20 USDT换ERC20 USDT链上匿名完成,手续费低。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孤独图书馆(ID:aranya_library),作者:谢丁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