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群组(www.Telegram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飞机群组内容包括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首页科技正文

USDT交易所程序出租(chat.9cx.net):排骨铫子藕,冬天跟我走

admin2022-01-023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HANS汉声(ID:hans-tv),编辑:熊鱼,摄影:Path,设计:Ed,头图来自:作者供图


今早起来太阳好大好大,天空美得要命,是适合找家街边小馆喝碗烫嘴藕汤的绝妙天气。


武汉一年四季都有藕汤喝,可只有秋冬才显得格外应景。


蹲坐在蜂窝煤炉上的老砂铫,煨出城市季节的呼吸,粉糯肉汤和大把胡椒,酝酿出令人上头的温暖。



藕汤本身也巧妙借用天气,卖力地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从铫子盖缝窜出来的水汽和冷冽空气短兵相接,在深秋的街角上空厮杀出悠长白雾,路人的目光远远便被它吸引住。


街头巷尾藕汤出没,于是秋冬的武汉变得好奇怪:明明那么冷,却总是冒着热气。




每次去沈阳路的跳星星书店看书,我总会故意经过一下山海关路口的煨汤店。


晴天下午两三点钟,门口梧桐树之间的空地,已经被高高低低的塑料板凳摆成了露天的“喝汤剧场”。


咻咻喝汤的人们坐在熹微金黄的树影下,脸庞专注地沉在碗中泛起的白气中,齐齐化作秋天街头“那一低头的温柔”。


当下觉得,武汉的秋天可真美啊。




萝卜牛肉、脊骨海带、肚片芸豆……武 *** 的煨汤宇宙组合多多,可只有莲藕排骨是永恒的主角。


早些年一到深秋,不用上街,老社区的场院里早已有老人生煤炉子煨藕汤了。


“煨”字很妙,指“用微火慢慢烹煮”,有种娓娓道来的叙述感。



藕汤的做法其实简单粗暴,原料只需莲藕、排骨和水三样,煨出的滋味江湖又深情,跟武 *** 好像。


耗时一下午,一碗藕汤下肚,整个人都风调雨顺了。


中学时候读池莉的《太阳出世》,觉得她笔下的武汉就是一股排骨藕汤味儿,生机虎虎,一闻就不好惹。




作为排骨藕汤最主要的材料,莲藕在武汉蔬菜界有特殊的地位。


不知你注意过没,就像每个菜市场通常只会有一家做豆腐店,在武汉,菜场上通常也只会有一个专门售卖莲藕的档位。


莲藕的运输和供应渠道也是独立的,每个片区都有一个供应着若干菜场的“运藕人”。



有洪湖、浠水的莲藕声名在外,虽然蔡甸、江夏、阳逻等地的藕也不错,但武汉始终算不上最有名的莲藕产区。


不过武 *** 吃藕第一名,硬生生把藕汤吃成“武汉专利”。


不只如此,全国绝大多数的莲藕品种,其实都诞生自武汉。



武汉有两个国家级的莲藕中心。


一个是位于东湖的中国荷花研究中心,主要研究怎么让荷花更好看。


一个是位于江夏区的国家种质(武汉)水生蔬菜资源圃,主要钻研怎么把藕弄的更高产、更好吃。



,

USDT交易所程序出租点击联系我),全球頂尖的USDT場外擔保交易平臺程序出租。

,

我们最常用来熬汤的,是7孔粉藕。


外形粗粗短短,皮肉颜色褐黄,切开之后,炖出的汤有种独特的紫粉色。因为淀粉含量高,口感格外粉糯。


与之相对的则是9孔的脆藕,藕节修长,颜色银白,淀粉含量低,口感生脆,在武汉煨汤届也有不少拥趸。



一直以为粉藕和脆藕一定是两种不同品种的藕,直到每天下午五点在江汉村对面洗藕的大叔告诉我:


一整截莲藕上,可以既有脆藕,也有粉藕。


粉藕是位置居中的老藕,脆藕则是两端的新藕。只要生长时间久,淀粉攒够多,脆藕也能变粉藕。




虽说藕汤做法简单,但几乎每家都有一套秘而不宣的煨汤玄学。


有人非要用农夫矿泉水,有人喜欢的煨过程中添勺奶粉……还有的人周到又细心,将粉藕、脆藕切成不同形状一起炖,方便各捞所需。



煨藕汤的原教旨做法是埋在灶底余烬里,第二天扒出来。


讲究的人家,煨汤的器皿一定要是粗砂制的铫子。砂铫子疏松透气,火力穿透一个个微小壁孔,沸腾出通畅匀实的呼吸。


气孔能吸附骨肉里的油脂,听说一只被油脂包了浆的老汤铫,倒碗清水煨出来都是香的。不过现在很少见到铫子了,只在兰陵路的土产店里偶然遇到几次。



莲藕富含单宁,用铁锅炖的话,会发生化学反应变黑。最次的选择是高压锅,急于求成不进味,很多人家宁愿用电饭煲也不会用它。


听老人家说,过去只有条件顶好的人家才舍得用上排煨藕,普通家庭都用筒子骨,筒子骨上肉不多,但吮吸的快乐无可替代。


老人们行动缓慢,但吮骨的时候,却有种不可思议的灵敏。



嘴刁的人家,一斤筒子骨两斤排骨才是经典搭配,有汤喝,有肉吃,有髓吮。


贫穷人家也是有藕汤喝的,菜市场一块猪皮就能和莲藕妙手生花出美味。在武汉,藕汤普度众生。



“去我家喝藕汤吧。”


这句话从武 *** 嘴里说出来有格外的分量。


它和“请你去家里吃饭”不一样,我的理解里,只有真正的亲密和信任关系,才有机会被邀请到对方家里喝藕汤。


怪不得有人说,丈母娘对女婿满不满意,就看她给不给女婿煨藕汤。



藕汤也蕴含着武 *** 的集体乡愁。


“铫子煨的藕汤,总是留到我一大碗,吃了饭就在花园里头,等她的外孙伢……”想家的人们,被同样想家的冯翔用藕汤击中泪腺。


我和藕汤的故事缘起2016年,那一年刚来武汉。


10月下旬天气已经很冷很冷,因为失恋躲在朋友家以泪洗面,朋友受不了了,拉着我去武泰闸菜市场买回莲藕和排骨做汤给我吃。我就是那时知道藕汤“那么简单却那么好吃”。



两个多星期不出门,饿了就把锅里的藕汤热一下,发现藕汤越现越好喝,喝到只剩渣渣的时候,就下几根面条。


能从糟糕心情中爬出来,藕汤功不可没。


事情过去好多年,当时悲伤的心情已经想不起是什么样子,但是对菜市场买藕买肉的情节,朋友用电磁炉煨藕汤的步骤,以及拎塑料袋的手指被冷风冻到麻木的触感却记忆犹新。


“记忆”变成含泪吃下的那些莲藕的形状,“恋爱”是,“乡愁”也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HANS汉声(ID:hans-tv),编辑:熊鱼,摄影:Path,设计:Ed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